中原一点红
学习芬兰教育没那么简单也许最该先学的是这件
更新时间:2020-01-23

  作为教育界的“标杆”,芬兰一直是许多国家教育优化的取经对象。芬兰教育有哪些特性?学习芬兰教育可以从哪些关键点抓起?带着这些问题,外滩君与前世界校长联盟主席、芬兰海外国际学校高中学段开发主任Mr. Ari Pokka聊了聊,Ari表示,芬兰教育的特点体现在“横贯性、定制化、终身性”上,且芬兰教育的成功有其特殊性;其他国家要想解决教育问题,或可从师生关系入手。

  在刚刚揭晓的2018PISA的测试结果中,在考察生活满意度和绩效之间的关系时,芬兰是个学生阅读能力和生活满意度都很高的国家。

  纵坐标: 生活满意度 横坐标: 阅读能力 芬兰学生的阅读能力和生活 满意度都处于很高的位置不过,大多数对芬兰教育的探讨正如PISA一样,是集中在了基础教育领域。而对于它的高中教育,了解的人也许并不多。

  有幸的是,外滩君见到了前世界校长联盟主席、芬兰舒尔茨高中校长、芬兰海外国际学校高中学段开发主任Mr. Ari Pokka。谈及芬兰的高中教育,Ari忍不住用“横贯性、定制化、终身性”三个词来形容。

  这三个词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含义?芬兰高中的课堂究竟什么样?芬兰的高中生是否也面临着和中国学生一样的升学压力?他们的学术道路都有什么选择?

  无论是基础教育还是高中教育,横贯能力都是新课纲所强调的核心要求。它是知识,技能,价值观,态度和意志的具体体现;同时也是在不同情况下,灵活运用知识与技能的综合能力。

  围绕全人发展与成为积极主动的公民为核心,横贯能力由七大互相联系的能力组成:

  芬兰塞纳约基高中的这门全球教育课程,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该课程为期六周,涵盖了经济学,伦理学,地理学,健康科学和艺术的课程要求。老师们确定每周的学习主题(例如人口,人权,战争和危机),以上提及的课程则围绕这些主题开展教学。

  比如,有一周的主题为“人口”。学生会围绕这个主题学习有关经济发展(经济学课),城市化(地理课)和人权(道德课)等课程内容。

  道德课上,老师先和学生玩了一个“表达立场小游戏”(Take-a-stand game)。由老师朗读陈述,学生可以站起来表示同意,也可以坐下表示不同意。这些陈述包括:

  然后,以小组的形式,学生集思广益讨论良好社会的理想模型。老师给每个小组发了一个信封,里面有印上了《世界人权宣言》条文的纸条,让学生建立一个权利金字塔。最后进行全班分享,统计显示,学生们认为最重要的权利分别是生命、自由、食物、姓名、身份和知识。

  上这个课程时,虽然学生全天都在一个教室里,但是参与度都很高。围绕主题的教学设计也将多条横贯能力融入其中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门课程的开设是几位学科老师自发研究的。他们在沟通交流中发现, 他们各自正在教授的内容有着共同的主题,于是便开发了这门全球教育课程。

  这也是横贯能力在老师身上的体现。Ari也赞同,即使是一个数学、科学或语言老师,也不能只了解自己的学科,而是要有一定的横贯能力,这样才能把横贯能力传递给学生。

  芬兰的高中教育通常为三年,学生可根据自身情况,申请两年或四年毕业,学生年龄大约在17-19岁。这就意味着,坐在教室中的学生,有的即将步入成年,有的已经是达到法定年龄的成年人了。

  我们可以帮助你、给你建议,但我们不可能一直陪伴在你身边。因此,我们希望看到学生一步步走向成熟与独立。当然,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

  同时,Ari认为,孩子自然而然会在这个阶段感受到自己要为之后的人生负责。

  这也是基础教育与高中教育的最大不同,培养学生的独立自主能力,顺利度过成年过渡期是芬兰高中教育的重要任务。

 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芬兰高中给予了学生尽可能多的选择权,通过提升孩子在各方面事务的参与度,培养其责任感与独立自主能力。

  芬兰高中没有班级、年级的设定,学生可以自由选课,只要按要求修够学分,就能顺利毕业。不仅如此,学生每年还有5次调整课表的机会。“我们觉得要给学生更换和调整的机会,因为他们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。”Ari说。

  学生不仅能个性化制定自己的课表,还能决定学校今年开哪些课。“比如我们学校有1000门课程供学生选择,学生拿到学年计划表时,可以在上面勾选,如果人数足够,学校就会开这门课。”

  Ari比划出打勾的手势认真解释道,“之前有一年,一些学生对爱沙尼亚的文化特别感兴趣,想学爱沙尼亚语。老师商量了一下,发现具备开课的条件,就把这门课加上了。”

  高中毕业考试是芬兰孩子成长到18、19岁,需要经历的唯一一次全国性考试,通过这项考试意味着学生有了继续深造的机会。

  芬兰高中毕业考试每年于春秋两季各举办一次,考生可以在最多三个连续的考试期内自由安排自己各科的考试时间。此外,学生还可以在规定范围内选择考试的数量、科目与难度。

  例如,芬兰数学高考分为高阶与基础两种难度等级,无论高中数学的学习情况如何,学生都可以选择参加任一难度的考试。

  一名曾在美国底特律交流学习过一年的芬兰高中生表示,相较于美国,在芬兰,学生有更多选择的自由,因此他也更喜欢芬兰的教育模式。

  在芬兰高中,学生可以与学校管理部门沟通协商,合作制定学校规则。Ari强调,学生和校长、老师一样,同样有权发声。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,会认真倾听学生对日常工作的意见。“因为这样,才能让我们真正从使用者的角度来看待教学,我们需要学生的广泛参与。”

  在当时的课改过程中,高中一年级学生也以电子问卷的形式,将自己的感受与建议反馈给了芬兰国家教育局。针对高中阶段的教育,芬兰全国大学生联盟的学生代表是改革进程咨询小组中的核心成员。

  “当然,这些孩子还非常年轻,会有很多这个年龄段特有的烦恼与压力。老师和学校都会尽力提供支持。”Ari笑着说,“比如失恋、毕业考试的压力或未来人生规划等等。”

  “当我还是老师的时候,我特别喜欢看到学生向老师提出质疑。就像成年人需要面对同事间想法上的碰撞,然后会有新的观点,或创新的东西产生。”在高中,老师和学生可以互相促进,共同学习,学生不是课堂上唯一的学习者。

  一名芬兰“高三生”在网络上分享,自己每天在学校还需要上一门75分钟的课就能修够学分,然后接下来的6-7个小时都在自己复习,为毕业考试做准备。虽然面对这场12年来的唯一一次全国性考试,芬兰高中生还是会感到紧张与压力。但他们也明白,无论考得怎么样,之后的人生道路还有很多选择。

  2019年起,电子化考试在芬兰全面普及,学生可携带自己的电脑,插入特殊U盘进行考试

  Ari展示了这张教育体系图,从图中箭头的方向就能看出,芬兰的教育没有所谓的终点,是循环。只要你愿意,就可以不断延续自己的学习。

  基础教育阶段结束后(初中毕业),学生可以选择接受普通高中教育、职业教育或直接工作。甚至,没能立刻做决定的学生,可以同时就读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。

  综合大学属于偏传统学术类的高等教育机构,毕业生可获得学士、硕士或博士学位。

  专业学院则强调与实际工作的联系,进行不同学科的教学,可授予专业性的高等教育学位与研究生学位。

  初中毕业后选择职业教育的学生,可以进入职业教育机构学习,或以学徒培训的的方式学习,毕业后,同样可以申请综合大学或专业学院。

  而那些选择早早踏入工作岗位的初中毕业生,也并不意味着被分流出去了,如果他们有需要,可随时回到教育系统中继续学习。

  芬兰教育不是孤立的单行道,它给予每个人调整人生方向的机会,对每一位求学者敞开大门,鼓励大家成为终身学习者。

  “对于学生或成年人都是如此,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接受的教育。如果职业教育完成后,想要进入传统的学术教育,就能进到大学,重新选择自己的学习路径。”Ari解释。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芬兰的成人教育。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,25 岁到 60 岁的芬兰人中,大约有57%的人接受过不同形式的成人教育或相关职业培训。通常,成年人参加与其工作有关的继续教育。通过课程,成年人可以升级和更新与就业有关的知识和技能。也有许多成年人也对自我提升感兴趣,参加社会研究类课程。

  当然,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教育制度是完美的。芬兰“不让每个孩子落下”的教育理念,也面临着优秀学生无法充分发展自身潜力的难题。而平等、开放的教育体系更是建立在芬兰福利高、人口少等复杂的现实基础上。

  盲目跟风芬兰热,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中国教育中的问题。 Ari建议,就普通高中教育而言,最易着手改变的可能是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。当老师把学生看作平等的成年人进行对话,学生也能感受到老师关心的不止是学业,白小姐透密开奖结果。而是会帮助自己更好地面对未来,这样可能会是比较好的教育氛围。*注:感谢顶思对本次采访的支持